慕海彦

[冰上的尤里/维勇]冰场与蓝玫瑰 2

#原著向,勇利与维克托成为恋人并在圣彼得堡训练,两人同居中#

#一个大短篇甜饼!# 

#假设history maker是GDF后他们拍的商业宣传PV…(托腮)#

前文: 1

3.

   经过那一晚之后,维克托突然有些不清楚究竟是谁没有安全感了。在思索无果之后,他打开了电脑。

“嗨,克里斯,”Facetime页面中出现了维克托若有所思的帅脸,“我最近有几件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嗯,处理?虽说用‘处理’这个词不太好……”

克里斯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什么时候我们以自我为中心的花滑五连霸也会为一些事情烦恼了?让我猜猜…是有关勇利的吧?”

“你怎么知道……”

“能让你烦恼的除了勇利也只有滑冰了。滑冰的事情,你一向都是选择自己解决的。而对于勇利…这方面经验可以谈得上为零的你能够独自解决的话,那也称得上奇迹了。”

“好吧好吧,”维克托无奈地用手撑着下巴,“事情主要是,到了现在勇利仍然觉得来到圣彼得堡与我成为恋人很不真实。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能让他感觉真实起来。”

“啊…安全感不足的确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啊。”

“是的……我尝试过和他聊了一下,但好像没什么明显的效果。”

“啊,那这个就有些解决了。让我好好想一下平时你们俩的相处模式……”克里斯想了想,“对了,你有没有和他说过,你和他的交往,是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尽管维克托没有明确和众人说过,但了解他的克里斯早就看出来,维克托一直对勇利抱着结婚的想法。

“当然说过啊,当时大家都在场呢,你也在场哦,怎么不记得了?”

    “……你什么时候说过?”

    “当然是在巴塞罗那大家聚餐的时候啊。”维克托不解。

    “那怎么会被当回事!!!大家都会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好吗!”克里斯发觉自己在今天突然体验到了一种新的感受——那就是想要对维克托大喊恨铁不成钢。

     “……”

“我告诉你啊,以勇利的玻璃心,他有可能会想象出万一你玩腻了和他分手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风雪交加的圣彼得堡的街头……”克里斯表情严肃地恐吓着维克托。当然,勇利也有一定的可能性会产生过这样的想法。

“哦停停停下,克里斯。我发誓,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勇利不知道啊,”克里斯耸耸肩,“所以呢,自以为勇利知道会和自己结婚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我建议你正正经经地向勇利求一次婚。你要给予他一个坚定的承诺,这样就能打消他大部分的不安。但是,使勇利真正拥有踏实的安全感可是需要长期努力的哦。”

“Wow,这听起来真是太棒了!我需要好好地考虑一下,但你放心,我绝对会向勇利求婚的!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拜拜!”维克托听完克里斯的话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伴随话音落下的,是迅速黑掉的屏幕。克里斯摇了摇头,关闭窗口后看着手机屏幕发了一会儿呆。

维克托和勇利在一起之后,他们俩还是原来的性情。这两人说变也没变,但又不是没有变化。比如现在——无论是让对方期待、认真,亦或是紧张、伤心的,都是他们彼此啊。还真是……令人羡慕而又嫉妒啊。

4.

于是,叱咤冰场的世界五连霸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决定向他的恋人胜生勇利先生求婚了。维克托在某天训练结束后将尤里、格奥尔基还有米拉留了下来并向他们宣布了这一件事。

俄罗斯滑冰小分队听了之后只是稍显惊讶——毕竟他们平常可没少被这两个人秀恩爱秀到眼瞎。但这件事一旦宣布出去,绝对能将一向和平的国际滑冰界给炸了的。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做任何事都显得游刃有余的维克托的脸上居然有一丝紧张,“我想给勇利一个巨大的——惊喜。”

    尤里不屑地撇撇嘴:“不就是把他带到餐厅吃顿饭然后单膝跪地求婚吗。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用得着找我们?”

    “哦不不不,尤里奥。我和勇利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里,冰场都占据了大部分。所以——这次我想来一次冰上的求婚,而且冰场里还要布置满蓝玫瑰......”

    一直默不作声的波波突然说:“为什么要选择蓝玫瑰?红玫瑰不才是爱情的象征吗?”

    “这个嘛,就得从我和勇利有一次逛街说起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维克托依旧像往常一样拖着勇利去逛街。他们在熟悉的街道拐角中发现了一家新开的花店。

新开的花店如这个城市的其他花店一般,装潢柔和淡雅,各色鲜花两两三三地盛放在柜台或木架中。花的颜色,大多都是暖色系的,明媚且耀眼,令人心生喜爱。蓝色本是静谧而幽深的,但出现在各种暖融融的花儿中,反倒成了最惹眼的那一抹颜色。

于是悄然绽放的一大束蓝玫瑰花就在各色或妖艳或清纯或浪漫或淡雅的花朵当中格外明显,令勇利一眼就注意到并立刻兴致勃勃地拉着维克托进了花店。他一直喜欢着蓝玫瑰,不为什么,只是因为就像维克托的蓝眼睛一样幽深美丽。

    勇利从花束中挑出几枝蓝玫瑰,对旁边的服务员道:“帮我把刺都剪掉吧。留下一枝剪短,其他的可以编成一个花环吗?”服务员笑着答应下。一旁喝着饮料的维克托见此有些失笑:“哇哦,勇利是想起16岁时候的我了吗?”

   勇利轻笑着转头凝视维克托:“不止哦。我的确是看到了蓝玫瑰想起了维克托16岁的时候,但是...现在这么一看,突然觉得,维克托和蓝玫瑰很配,尤其是你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将花环和剪短的花递来,勇利轻轻把花环戴到维克托头上,两人一时间不由得看呆了。

   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配上了蓝玫瑰更显光彩夺目。它们与维克托冰蓝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形成相似的蓝白色调,和谐地融合在了一起。

   就算现在的维克托不是少年时美柔和美丽的,如同精灵一般的长发维克托...但还是,太漂亮了啊!!!

 维克托又失笑了,起身弹了弹勇利的额头:“就算好看也没有必要看呆了吧?”勇利貌似有些害羞地推了推眼镜,又把维克托按回沙发:“好像还缺了一点什么...你先坐着,我去看一下。”

   维克托笑着摇了摇头。一般逛街时都是他拉着勇利去试各种衣服食品什么的,但这次勇利真的是很主动地拿蓝玫瑰给他啊......真的那么喜欢他的蓝眼睛吗?

   一只温热的手突然抚上了维克托的额头:“维克托,别乱动哦。”维克托抬眼一看,发现勇利正在将挑来满天星小心翼翼地插入花环之中。

   勇利的脸庞近在咫尺,他插满天星的时候,呼吸时浅浅的热气就喷在维克托的耳朵,脸颊,有时是脖子上。维克托眼神暗了暗,勇利真的不是在故意撩拨他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勇利在看着维克托乖乖任他摆弄的样子,不知怎么地突然就玩心大起,趁机在靠近维克托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呼吸,甚至指尖有意无意地触摸他的皮肤。

   维克托愈加炽热的视线使勇利心里恶作剧小人十分兴奋,在维克托看不到的地方勇利坏笑地勾了勾嘴角。

   将满天星插在蓝玫瑰上更是锦上添花。勇利仔细端详了一下后道:“可以...”话未出完口,维克托的吻就将他剩余的话封在了嘴里。勇利顿时瞪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可是在外面的花店,旁边还有人啊!维克托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他?!

好在维克托只是吻住了他的唇吮了一口,并轻轻地咬了一下,没有升级到舌吻。但勇利的脸还是刷的一下红了。维克托狡猾地眯着眼笑了笑:“你敢说你刚才不是故意的?勇利真是个小坏蛋呢。”

    也不敢去看服务员是什么表情,勇利只敢狠狠地瞪了一眼维克托之后把脸埋进他怀里。

    

     最后那一朵剪短的蓝玫瑰被维克托以配对为由夹在了勇利的领口。但维克托又get到了勇利的一个喜好——从此以后,和他的眼睛一样漂亮的蓝玫瑰总会时不时出现在他们俩公寓中的花瓶里。

   

    冰场上。众人感到自己又被那个独自一人也能散发着粉红色泡泡的尼基福罗夫先生给塞了一大袋黄金狗粮。

    “你这表情怎么这么恶心!你不就直接说猪排饭喜欢你戴蓝玫瑰不就好了吗!说那么一大段话,烦死了!”尤里朝维克托大翻白眼。

   “会时不时将恋人喜欢的花插在家中的花瓶里!真是太令人羡慕了!”米拉一脸憧憬。

    “等等,我们的话题不是怎么求婚吗……为什么突然跑题了…”作为跑题的领头人,波波及时地将众人的话题给拉回了正轨上,“其实我觉得可以把大家都请过来参加你们俩的求婚party呢啊!反正现在是休赛期,只要准备好酒水、食物,大家就可以一起玩了呀!” 

尤里还是在大翻白眼:“尽管如此,冰上求婚新鲜是新鲜,但会有什么意思?你就直接让猪排饭穿上冰鞋然后就求个婚?无聊透了!是我我可不愿意来!”

米拉在旁边开玩笑:“你俩还不如再来一次双人滑!”

“Wow,双人滑!”维克托眼睛一亮,“这真是个好主意!”

“嘿,我只是随口一说……”米拉为维克托天马行空的想法震惊。

尤里还是没有一个好表情,他改翻白眼为撇嘴:“你可得想好啊,你们的‘伴我’双人滑一开始可是猪排饭单人滑的啊。要用这个来求婚,你肯定得再编一次舞,还得不动声色教会他怎么跳。”

维克托笑眯眯地说:“尤里奥果然是为我们着想的啊,一下子跟我说了那么多注意事项呢。不过你放心吧,我已经有想法了!”

尤里瞬间炸毛:“我才没有……!”

就在此刻,门突然被“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探了进来:“哎,你们走得好晚啊…我刚刚出去太急,忘记拿包了……”

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会不会听到了什么?转而回想了下对话内容又放下心来——还好刚刚是尤里在炸毛,大家并没有谈到关键点。

此时维克托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规划。他索性站起身来:“勇利你今天不是要去超市吗!我和你一起去吧!”说着朝尤里他们挥挥手,“我先走啦!”

被维勇二人抛弃的众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米拉无奈地摇头:“反正大概的规划已经有了。细节有空还是在手机上跟他谈吧。”不过……

本来不是他把他们给留下来要出主意的吗??怎么现在反而是他们想要跟在维克托后面提醒他各种注意事项了呢?

 ———————————————————————————————————————

其实这篇文一开始写出来的就是蓝玫瑰这一段......毕竟带着蓝玫瑰花环的维克托真的超——漂亮!!![语无伦次

以及,笨蛋夫夫果然是需要助攻的啊。[笑

下一篇大概是过渡章...写双人滑我也许能写到上天。

还是谢谢你能看到这里啦!



[冰上的尤里/维勇]冰场与蓝玫瑰 1

#原著向,勇利与维克托成为恋人并在圣彼得堡训练,两人同居中#

#一个大短篇甜饼!# 

#假设history maker是GDF后他们拍的商业宣传PV…(托腮)#

1

维克托在某一天的晚上醒来,怀中来自于爱人的温暖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他赶紧起身,抬头一看,勇利正站在同样不知何时拉开窗帘的落地窗前,一只手扶着玻璃——外面不知何时大雪纷飞。下雪的天气本没有月光,深夜的圣彼得堡城市仅存的灯光映得洁白的雪花熠熠生辉,让原本漆黑的房间里也染上了几抹柔和的光。

从维克托的角度来看,雪光照在勇利手指间的对戒上,显得它闪闪发亮,金色的光闪烁在房间中,尤为耀眼。

     风雪的势头正盛,给人一种好似要把一切事物都给覆上白色而后毫不留情地卷走的不安感。对于此时的维克托来说,这“事物”也包括勇利——他的背影透出一种迷茫与寂寥,仿佛置身于白茫茫冰天雪地之中,随时会被那肆虐的寒风吹走般。

    尽管在这之间有着透明的玻璃隔着,外面的寒冷被尽数阻挡在外,他的勇利置身于暖融融的、昏暗的房间之中。

但维克托仍然不放心——哦,他简直像一个有些任性的三岁小孩,于是他悄悄地起身,轻手轻脚地向勇利走去。为暖和而铺上的羊毛地毯很好地减小了行走时的杂音。走进勇利时,维克托才发现勇利望着亮晶晶的对戒发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直到维克托从后面抱住勇利。

“勇利怎么突然起来了?睡不着了吗?”维克托懒洋洋地把头搭在他的肩上,语气一如往常般温柔而轻快;但微微收紧的拥抱不经意间透露出了他的情绪。

“啊…维克托,你醒了?”勇利清楚地感受到了怀抱带着的力度,“是睡不着了…我今晚突然做了一个梦。”

“唔…勇利梦到什么了?”怀抱好像又紧了紧。

“以前的事情。我梦到了首次进入决赛的那次大奖赛结束后的事情……我依旧回到了长谷津,生活也和现实中的一样。只是,我滑的‘伴我’视频没有被小优传上网,你也没有跑过来当我的教练…”勇利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涩,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

“梦里的感觉…还是很真实的。我到梦快结束时突然发现你并没有出现,当时就突然有了一种恐慌感。这个梦在这之后居然还持续了一会。惊醒之后想起我现在的一切,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受。”

“哇哦,我能理解为勇利这是在告诉我自己的安全感不足吗?”维克托似乎放心了一些,又蹭了蹭勇利笑道。

“安全感不足?”勇利为维克托的想法失笑,“怎么可能啊?我只是做了一个算不上好梦或者噩梦的梦而已,这个又不是我真正的生活。”

而且……以刚刚的反应来看,安全感不足的那一个,是你吧。勇利暗暗想到。

维克托不顾形象地无理取闹:“勇利的梦里没有我,肯定是算是噩梦啦。”

“好啦好啦。不过起来之后看到雪下了这么大,我倒是突然有一个好玩的想法。”勇利拍拍“维三岁”安慰道。

“说来听听?”

“维克托有没有想过在下着雪的,结冰的湖面上滑冰?我虽然没滑过,但这一定很新奇好玩,也很美妙吧?有机会我们去滑一次怎么样?”

“Wow,amazing!”维克托不由得感叹,“你这么一说我都开始想象这样的情景了…在下着雪的湖面上滑冰,感受到的一定比在封闭的空间中多。”

    勇利转身揉了下维克托的银发,调侃道:“不过你得蹬冰过猛而掉进冰窟窿里哦。好啦,睡觉吧。”

    维克托应下。两人重新回到床上相拥而眠。

2

维克托一直知道勇利是喜欢着自己的,尽管勇利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发觉,但维克托从第一次见到他,就从他对自己温和无声的包容中隐隐地感觉了出来。

虽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可维克托的心底也一直藏着一个担忧——他担心着勇利只喜欢、钦慕的是他所表现给公众的、完美而又缺少感情的那个“冰上的皇帝”,而不是现在真正的自己,得到了“Love”和“Life”的维克托。

不过这点埋藏于心的忧虑,也在与勇利日渐亲密的相处中逐渐消减,只剩下了几乎不可发觉的一点点。

可就这么一点点,现在却又随着那一夜浮到了维克托的心头。尽管勇利表现得像一个没事人一般,也的确觉得没有什么。

虽说如此,但维克托在勇利完全适应圣彼得堡的生活前,还是选择暂时将它压下。但他早已不是那个除了花滑什么也不在意的冰上帝王,忧虑也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比如现在这个夜晚。维克托和勇利也如往常一样在训练之后回家一起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

虽说他们俩在公共场合也秀瞎了众单身狗的眼睛......但在维克托看来,公共场合终究不能做更亲密的事情,不是吗?从这个程度看,家里可就方便多了。而且勇利在外边就连亲吻一下脸颊也会害羞得不行,到家里可就放开得多了呢。

但这个晚上勇利并没有与维克托一起黏黏糊糊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是靠着沙发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刷着手机。

就连维克托把一直开着的电视关了,眯着眼睛盯了他许久也没有发现。

从维克托的角度看到的是勇利的侧脸——勇利平常被厚厚镜片所遮掩的眼睛此时正闪烁着兴奋而愉悦的光,手指在屏幕上跳动着,就连指尖也透露出他的快乐的情绪。

勇利在冰场之下,还有什么事情,与和我在一起更加快乐的吗......

维克托眨了眨眼睛,那如冰一般剔透的蓝眼睛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令他的眼神愈加深沉。

维克托坐在沙发上盯着勇利几秒,起身向勇利走去——他正背对着沙发,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维克托的动作。

“勇利又一次没听到我的脚步声呢,不过这次我不是在睡觉,而是呆在勇利旁边哦。”不满的语气和收紧的怀抱让沉迷手机的勇利终于回到了现实,“手机里到底有什么比我更吸引你啊。”

“啊,抱歉,维克托......不过,手机里我看的也是你啊。”勇利轻笑着抬起头来,将手机屏幕展示给维克托看。上面显示的正是维克托在上一赛季结束后接的大大小小的各种广告宣传周边。

“勇利......你一直就在看这个?”维克托冰蓝色的眼睛破碎得更加厉害了。

“是啊,上个赛季你不是刚刚复出嘛,所以现在广告方都借着复出的热度开始大量发行周边了......我正准备订最新的海报和手办呢。”

可是我就在你面前啊……

维克托猛地把勇利的身体转向自己,倾身将其压在墙上,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中。银色的短发蹭得勇利想笑,但维克托脱口而出的话语却让他怔住了:

“勇利啊……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你是不是一直喜欢的只是那个世界五连霸的维克托呢?毕竟,你对我的喜欢是从仰慕开始的,但你一直仰慕的是被媒体包装夸耀得仿佛完美无缺的我啊……勇利买海报也好,订手办也罢。可是真实的我就在你旁边哦?可是你为什么不理我呢?而且,如今的我即使复出十分顺利,但我知道,我的状态早就不如你和尤里奥了啊。所以勇利现在面对的不再是冰上的维克托,而是现实中缺点多多的我啊。勇利会不会就不会喜欢我了呢……”

勇利眨了眨眼静静地听着维克托因埋在自己胸口而闷闷的声音。他抬手戳了戳维克托的发旋,有点无奈地开口: “那晚你还说我没有安全感,现在看来没有安全感的人果然是你啊。”

“勇利,这不是重点好吗……”

“好好好,怎么说呢,作为维克托多年的粉丝,买新出的周边早已是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不过对此忽略了你…真的很抱歉。不过,来到这里和维克托一起生活和训练,我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你知道吗,你来到我身边成为我的教练、恋人,让我晚上与你同在一张床上入眠,早晨伴着你的呼吸声醒来——这可都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所以我还是会习惯性地去买你的周边。也许是因为这个那一晚我才会做了那样的梦。所以,维克托,再等等我好吗?”

说道这里,勇利停顿了一下,用双臂揽住维克托:“然后,我很早就说过了,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尽管和真正的维克托接触后的确是和我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但是无论是你令人着迷的优点,还是那些可爱的小缺点,只要是维克托,我都喜欢。特别是现在自己吃自己的醋,只为我感到不安的维克托,我都要喜欢死了。你可要记住哦,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爱你。”

勇利轻柔的话语带着笑意,如温热的牛奶一般流淌过维克托的心房,抚平了他心中的所有不安,也让维克托感到无比的甜蜜和快乐。

勇利欲将维克托的脸板正,让他与自己对视。但他看向维克托的脸时又愣了——维克托的蓝眼睛中蓄满了泪水。他只能再次无奈地摇头轻笑:“维克托自那次GDF之后,就变得爱哭了呢。”

“可我也只是在勇利面前哭哦?勇利…在我过去的人生当中,除了花滑我可以什么都不在意。但现在有了一个例外——我绝对不可能不在意我的love&life,也就是勇利哦。所以,因为勇利哭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原本游刃有余地安慰着维克托的勇利被突如其来的情话而弄得措手不及,脸红着支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什么话,只能稍显笨拙地把维克托睫毛挂着的泪水亲掉。

维克托眨眼,熟捻地将手探入衣衫抚上勇利光洁的后背:“不过我因为勇利哭也可是要向勇利索求补偿的。”

“唔…维,维克托!嘿…你也太狡猾了……”

外面的雪依旧下着,屋内却如沐春风,连带着那个一开始颇受重视、现在却被随意地仍在地毯上的手机一起。


———————————————————————————————————————

初次发文!!有点小激动。

会写这篇原著向的维勇文,是想通过它来表达出自己对维勇“灵魂伴侣”这一感情与关系的理解...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