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海彦

[冰上的尤里/维勇]冰场与蓝玫瑰 1

#原著向,勇利与维克托成为恋人并在圣彼得堡训练,两人同居中#

#一个大短篇甜饼!# 

#假设history maker是GDF后他们拍的商业宣传PV…(托腮)#

1

维克托在某一天的晚上醒来,怀中来自于爱人的温暖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他赶紧起身,抬头一看,勇利正站在同样不知何时拉开窗帘的落地窗前,一只手扶着玻璃——外面不知何时大雪纷飞。下雪的天气本没有月光,深夜的圣彼得堡城市仅存的灯光映得洁白的雪花熠熠生辉,让原本漆黑的房间里也染上了几抹柔和的光。

从维克托的角度来看,雪光照在勇利手指间的对戒上,显得它闪闪发亮,金色的光闪烁在房间中,尤为耀眼。

     风雪的势头正盛,给人一种好似要把一切事物都给覆上白色而后毫不留情地卷走的不安感。对于此时的维克托来说,这“事物”也包括勇利——他的背影透出一种迷茫与寂寥,仿佛置身于白茫茫冰天雪地之中,随时会被那肆虐的寒风吹走般。

    尽管在这之间有着透明的玻璃隔着,外面的寒冷被尽数阻挡在外,他的勇利置身于暖融融的、昏暗的房间之中。

但维克托仍然不放心——哦,他简直像一个有些任性的三岁小孩,于是他悄悄地起身,轻手轻脚地向勇利走去。为暖和而铺上的羊毛地毯很好地减小了行走时的杂音。走进勇利时,维克托才发现勇利望着亮晶晶的对戒发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直到维克托从后面抱住勇利。

“勇利怎么突然起来了?睡不着了吗?”维克托懒洋洋地把头搭在他的肩上,语气一如往常般温柔而轻快;但微微收紧的拥抱不经意间透露出了他的情绪。

“啊…维克托,你醒了?”勇利清楚地感受到了怀抱带着的力度,“是睡不着了…我今晚突然做了一个梦。”

“唔…勇利梦到什么了?”怀抱好像又紧了紧。

“以前的事情。我梦到了首次进入决赛的那次大奖赛结束后的事情……我依旧回到了长谷津,生活也和现实中的一样。只是,我滑的‘伴我’视频没有被小优传上网,你也没有跑过来当我的教练…”勇利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涩,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

“梦里的感觉…还是很真实的。我到梦快结束时突然发现你并没有出现,当时就突然有了一种恐慌感。这个梦在这之后居然还持续了一会。惊醒之后想起我现在的一切,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受。”

“哇哦,我能理解为勇利这是在告诉我自己的安全感不足吗?”维克托似乎放心了一些,又蹭了蹭勇利笑道。

“安全感不足?”勇利为维克托的想法失笑,“怎么可能啊?我只是做了一个算不上好梦或者噩梦的梦而已,这个又不是我真正的生活。”

而且……以刚刚的反应来看,安全感不足的那一个,是你吧。勇利暗暗想到。

维克托不顾形象地无理取闹:“勇利的梦里没有我,肯定是算是噩梦啦。”

“好啦好啦。不过起来之后看到雪下了这么大,我倒是突然有一个好玩的想法。”勇利拍拍“维三岁”安慰道。

“说来听听?”

“维克托有没有想过在下着雪的,结冰的湖面上滑冰?我虽然没滑过,但这一定很新奇好玩,也很美妙吧?有机会我们去滑一次怎么样?”

“Wow,amazing!”维克托不由得感叹,“你这么一说我都开始想象这样的情景了…在下着雪的湖面上滑冰,感受到的一定比在封闭的空间中多。”

    勇利转身揉了下维克托的银发,调侃道:“不过你得蹬冰过猛而掉进冰窟窿里哦。好啦,睡觉吧。”

    维克托应下。两人重新回到床上相拥而眠。

2

维克托一直知道勇利是喜欢着自己的,尽管勇利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发觉,但维克托从第一次见到他,就从他对自己温和无声的包容中隐隐地感觉了出来。

虽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可维克托的心底也一直藏着一个担忧——他担心着勇利只喜欢、钦慕的是他所表现给公众的、完美而又缺少感情的那个“冰上的皇帝”,而不是现在真正的自己,得到了“Love”和“Life”的维克托。

不过这点埋藏于心的忧虑,也在与勇利日渐亲密的相处中逐渐消减,只剩下了几乎不可发觉的一点点。

可就这么一点点,现在却又随着那一夜浮到了维克托的心头。尽管勇利表现得像一个没事人一般,也的确觉得没有什么。

虽说如此,但维克托在勇利完全适应圣彼得堡的生活前,还是选择暂时将它压下。但他早已不是那个除了花滑什么也不在意的冰上帝王,忧虑也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比如现在这个夜晚。维克托和勇利也如往常一样在训练之后回家一起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

虽说他们俩在公共场合也秀瞎了众单身狗的眼睛......但在维克托看来,公共场合终究不能做更亲密的事情,不是吗?从这个程度看,家里可就方便多了。而且勇利在外边就连亲吻一下脸颊也会害羞得不行,到家里可就放开得多了呢。

但这个晚上勇利并没有与维克托一起黏黏糊糊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是靠着沙发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刷着手机。

就连维克托把一直开着的电视关了,眯着眼睛盯了他许久也没有发现。

从维克托的角度看到的是勇利的侧脸——勇利平常被厚厚镜片所遮掩的眼睛此时正闪烁着兴奋而愉悦的光,手指在屏幕上跳动着,就连指尖也透露出他的快乐的情绪。

勇利在冰场之下,还有什么事情,与和我在一起更加快乐的吗......

维克托眨了眨眼睛,那如冰一般剔透的蓝眼睛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令他的眼神愈加深沉。

维克托坐在沙发上盯着勇利几秒,起身向勇利走去——他正背对着沙发,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维克托的动作。

“勇利又一次没听到我的脚步声呢,不过这次我不是在睡觉,而是呆在勇利旁边哦。”不满的语气和收紧的怀抱让沉迷手机的勇利终于回到了现实,“手机里到底有什么比我更吸引你啊。”

“啊,抱歉,维克托......不过,手机里我看的也是你啊。”勇利轻笑着抬起头来,将手机屏幕展示给维克托看。上面显示的正是维克托在上一赛季结束后接的大大小小的各种广告宣传周边。

“勇利......你一直就在看这个?”维克托冰蓝色的眼睛破碎得更加厉害了。

“是啊,上个赛季你不是刚刚复出嘛,所以现在广告方都借着复出的热度开始大量发行周边了......我正准备订最新的海报和手办呢。”

可是我就在你面前啊……

维克托猛地把勇利的身体转向自己,倾身将其压在墙上,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中。银色的短发蹭得勇利想笑,但维克托脱口而出的话语却让他怔住了:

“勇利啊……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你是不是一直喜欢的只是那个世界五连霸的维克托呢?毕竟,你对我的喜欢是从仰慕开始的,但你一直仰慕的是被媒体包装夸耀得仿佛完美无缺的我啊……勇利买海报也好,订手办也罢。可是真实的我就在你旁边哦?可是你为什么不理我呢?而且,如今的我即使复出十分顺利,但我知道,我的状态早就不如你和尤里奥了啊。所以勇利现在面对的不再是冰上的维克托,而是现实中缺点多多的我啊。勇利会不会就不会喜欢我了呢……”

勇利眨了眨眼静静地听着维克托因埋在自己胸口而闷闷的声音。他抬手戳了戳维克托的发旋,有点无奈地开口: “那晚你还说我没有安全感,现在看来没有安全感的人果然是你啊。”

“勇利,这不是重点好吗……”

“好好好,怎么说呢,作为维克托多年的粉丝,买新出的周边早已是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不过对此忽略了你…真的很抱歉。不过,来到这里和维克托一起生活和训练,我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你知道吗,你来到我身边成为我的教练、恋人,让我晚上与你同在一张床上入眠,早晨伴着你的呼吸声醒来——这可都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所以我还是会习惯性地去买你的周边。也许是因为这个那一晚我才会做了那样的梦。所以,维克托,再等等我好吗?”

说道这里,勇利停顿了一下,用双臂揽住维克托:“然后,我很早就说过了,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尽管和真正的维克托接触后的确是和我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但是无论是你令人着迷的优点,还是那些可爱的小缺点,只要是维克托,我都喜欢。特别是现在自己吃自己的醋,只为我感到不安的维克托,我都要喜欢死了。你可要记住哦,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爱你。”

勇利轻柔的话语带着笑意,如温热的牛奶一般流淌过维克托的心房,抚平了他心中的所有不安,也让维克托感到无比的甜蜜和快乐。

勇利欲将维克托的脸板正,让他与自己对视。但他看向维克托的脸时又愣了——维克托的蓝眼睛中蓄满了泪水。他只能再次无奈地摇头轻笑:“维克托自那次GDF之后,就变得爱哭了呢。”

“可我也只是在勇利面前哭哦?勇利…在我过去的人生当中,除了花滑我可以什么都不在意。但现在有了一个例外——我绝对不可能不在意我的love&life,也就是勇利哦。所以,因为勇利哭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原本游刃有余地安慰着维克托的勇利被突如其来的情话而弄得措手不及,脸红着支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什么话,只能稍显笨拙地把维克托睫毛挂着的泪水亲掉。

维克托眨眼,熟捻地将手探入衣衫抚上勇利光洁的后背:“不过我因为勇利哭也可是要向勇利索求补偿的。”

“唔…维,维克托!嘿…你也太狡猾了……”

外面的雪依旧下着,屋内却如沐春风,连带着那个一开始颇受重视、现在却被随意地仍在地毯上的手机一起。


———————————————————————————————————————

初次发文!!有点小激动。

会写这篇原著向的维勇文,是想通过它来表达出自己对维勇“灵魂伴侣”这一感情与关系的理解...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