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海彦

冰场与蓝玫瑰 3

#原著向,勇利与维克托成为恋人并在圣彼得堡训练,两人同居中#
#一个大短篇甜饼!#
#假设history maker是GDF后他们拍的商业宣传PV...(托腮)#

“勇利,”维克托突然朝身边做正在喝水的的勇利道:“你想在外面的冰面上滑双人滑吗?”

“深思熟虑”了好几天后,维克托终于要开始为他的求婚作准备了。此时,两人正在训练的冰场上。要按着计划求婚,第一个任务当然是在瞒着勇利真相的情况下编好双人滑。

“嗯?什么意思?”

“上次勇利不是说过了想要在户外滑冰吗?在户外滑冰我们俩不滑双人滑怎么得呢?但‘伴我’开头只有勇利一个人滑呢……”

“所以,你想把‘伴我’完全改编成双人滑?”

“不是我,是我们一起编!”说到这里,维克托突然双手按在勇利肩头,咧开自己标志性的心型嘴,双目闪闪地看着他。

他们俩一起编完整的双人滑?不得不说,这真是令人期待啊……维克托总能想到令自己惊喜的东西啊。勇利也被点燃了兴致,含笑着点了点头。

“太好了!!”维克托欢呼着将勇利揽入怀中,随即又喃喃道,“我们可要庆幸现在是休赛期,不然雅科夫肯定要大骂一通我们不务正业。”

“就算是休赛期雅科夫也会骂我们的。”勇利无奈地抱回他。

(雅科夫:你们要编就编吧,但不要在训练时间就在冰上上搂搂抱抱教坏尤里。)

于是日子就在双人滑的编排和求婚的准备中逐渐朝着预订的日子靠近了。

维克托在求婚的前一天难得不与勇利黏在一块,而是选择窝在圣彼得堡一处安静咖啡馆的沙发中。在确定好一切程序准备无误之后,五连霸先生脸上难得有了就算是比赛时也难得一见的紧张表情。

他有些孩子气地咬着咖啡的吸管自言自语,也是向对面的人提问:“西郡一家已经安顿好了,披集他们也找到酒店了……说实话,克里斯,为了向勇利求婚特意邀请你们来到圣彼得堡,你们会不会觉得无聊呢?”

克里斯感觉这几天自己的眉毛都快要挑眉挑酸了:“什么时候你也会开始考虑外人的感受了?看来,勇利真的改变了你很多啊。反正事先说好了,第二天你和勇利会带我们游玩的,就当来这里旅游吧。你可不许反悔哦。”

之后他们又絮絮叨叨地聊了很久。谈话中最让维克托感到些许放松的是另一句话:“既然你主动向勇利求婚,谁不想看到这么令人憧憬的场面呢。”

5   

对于24岁的“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胜生勇利来说,今天又是平常的一天。

当然,只是对于勇利来说——实际上很快过后,当他收到格奥尔基的信息时,不平常的事情,早已开始了……

当勇利结束一天的训练,照例从超市采购出来时,口袋中的手机以不可忽视的频率震动了起来——电话?哦,这是一条信息。只见手机上显示着格奥尔基发过来的短信:

“勇利!!!今晚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在俱乐部里宣布。麻烦在家里挑选一件比较正式的、但也可以运动的衣服过来啊!”

……什么情况?

莫非前几天还在宣称自己对前女友忠诚无比的格奥尔基终于找到了他的真爱并且一见钟情之后就决定闪婚?!但为什么是在冰场上?莫非俱乐部某位想不开的暗恋他多年的女选手……

勇利及时地拍拍脑袋遏制住那些疯狂的想法——果然是和维克托呆久了,也习惯性地学着他碎碎念起来。勇利只能庆幸自己没有吧心中所想说出口这种令人尴尬的习惯。

至于为什么要在冰场宣布,等自己到场应该也就知道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出符合格奥尔基要求的衣服过去。

但回到家打开衣柜一看,勇利就开始犯愁了。他的衣服早已被维克托“大换血”过一次——里面的衣服大都是维克托依照自己良好的衣品选出的休闲精致的私服,幸免于难的几套运动服也是休闲的风格,谈不上什么所谓的“正式感”。难不成,他得西装衬衫马甲搭配运动裤?哦不不不不,这绝对会被维克托给念叨个十天半月顺带把那些衣服给烧了。

手正漫无目的地翻找着,无意中停在了一套衣服面前——那是维克托、尤里和他一起拍摄“History Maker”的服装。当时维克托一时兴起,就一口气把帮他们把三套服装给买回来了。虽说是万年的白加黑颜色,但有点繁复花哨的花边终究是不能在日常训练、生活中随意地穿上这件衣服。用尤里的话来说,这件衣服有着“软软嫩嫩的少女感”。

现在也懒得想这么多了…反正平常不怎么会穿,也是带有正式感的黑白色调,应该算有些正式吧?在匆忙换上衣服的间隙中,勇利突然想到,万一…维克托也会穿上这套呢?

心中突然就泛起了些许的期待。

正当勇利快要到达俱乐部的时候,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不过这次是维克托的信息:“勇利还没有到吗?到了以后就快点换上冰鞋进来吧!^▽^”

看来维克托已经到了……不过,究竟是要宣布什么才这么神神秘秘的?勇利带着疑问迅速走入俱乐部换上冰鞋。

但他并没有想到,随着门“嘎吱”一声打开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这并不是带着死寂的黑暗,而暗含着些许的骚动。

隐隐约约看到冰场上有一个模糊的黑影,同时,安静的冰场中响起了他所熟悉的,刀刃划过坚冰的悦耳声音。

一束从天而降的灯光就这样投射到冰场的入口,照亮了那人,也将冰场边的轮廓勾勒得隐隐约约,模模糊糊。

那人正是维克托。他的银发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一如他那正向勇利挥着的那只手上,闪着金光的对戒。

只能说维克托与勇利的确是大家公认的“灵魂伴侣”了吧。两人所穿的衣服还真如他们所料,巧合地,也那么不巧合地是同一套衣服——滑history maker的服装。不知哪里传来了小小的惊呼声。

“勇利今天穿的果然是这套呢……”维克托看到勇利惊讶的表情后笑了笑,“现在,这位先生,您愿意赏光和我滑一曲‘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吗?完全编成双人滑的版本哦。”

话音落下,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勇利眨了眨眼,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是一个未知的惊喜——他可没用忽略冰场围栏上的蓝玫瑰。于是他笑着点了点头,迅速脱下冰刀套并将手放入了维克托的手心当中。

两人在滑向冰场中央时都默契地没有说什么,尽管最近几天才刚刚完成的双人滑连一次音乐都没有合过。

既然维克托说滑这个,那就滑吧,无论他心中究竟有没有底。勇利打心底地信任维克托。这无言的信任与包容来自对他日复一日的信仰与爱,也来自维克托在他们相爱后一直给予给勇利的,无声而温柔的安全感。

维克托此时也转头看着勇利,对他咧开一个自信的笑容,就好像在说:“没事,有我在呢。”

勇利也歪头笑了笑。他们一起站在冰场中央,静静地等候音乐的开始。

——————————————————————————
因为国庆假跑来跑去没有能用的电脑所以就先用手机发...
下周从学校回来再用电脑排版加前文链接...
加上很脑残地把稿子给扔在学校了,只能先扔出完成度没有那么高的过渡章...
下周一定要再改一次!!
以及正式的双人滑表演下一章就开始啦!下周应该可以写出来了!
然后谢谢你看完我的碎碎念!!

评论(1)

热度(30)